首頁 >> 青年影像

青年影像 | 方云峰:彝村蘇撒坡

來源: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作者:方云峰 責編:張雙雙 2023-03-24

密枝林位于海拔2750米的烏蒙山上,蘇撒坡彝族村就坐落就這片古樹林下。古樹林彝語稱為“密枝社”,意為密枝神殿。密枝林被彝人視作圣潔之地,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進行破壞,所有樹木的生長超然物外。2018年8月

春節前,部分在家的村民合影。村里的年輕人很多都在福建、廣東一帶打工,為節省開支幾年才會回家一次,村里很多時候只看得到老人和孩子。2016年12月

迷霧中的密枝林。2019年9月

幫家里放羊的小學生。蘇撒坡海拔高、氣候干冷,適合養殖綿羊。2016年4月

村民耕作之外,參與風場的排水溝、道路等附屬工程施工,每天大約有200元的工錢?!?016年3月

村民李國林穿著防護服從樹上將馬蜂蜂巢取回家。他白天一邊放羊一邊用望遠鏡跟蹤馬蜂,找到它們的蜂巢后便等到半夜將樹枝連同蜂巢一同取回。2021年8月

村民家里的騾子和幾只小羊羔。2022年1月

第一天上崗(拉車)的小騾子。村里的道路都進行了水泥硬化,一到雨季馬和騾子走在上面經常打滑很是不習慣。2021年7月

2月的密枝林被白雪覆蓋,一對剛訂婚的年輕人在古樹下的空場處跳舞。2022年2月

村里的“禮啦隊”,村里祭祀、各家的紅白事都要請他們。本村的請他們招待好煙酒即可,請他們到外村則要支付一定費用。2022年1月

山坡上的送葬隊伍。遇到老人過世,全村村民便會自發的著民族盛裝送到墳地。2022年1月

村邊斗牛。近年來附近鄉鎮和隔壁縣區都新建了大量的斗牛場,逢年過節便會組織斗牛,獲勝的牛主都會得到一筆不錯的獎金。2022年12月

路邊的籃球場。2015年2月

村民投票選舉本村村長。2021年2月

年輕的媽媽帶著孩子從地里回來。農忙時,孩子都是隨身帶到地里照顧。2018年7月

留守在家的妻子。丈夫在廣州玩具廠打工,之前是夫妻兩都在一個廠打工,有了孩子后妻子回到老家帶孩子。2020年7月

風車下的勞作。自2015年起,村子周邊便陸續聳立起一個個大風車,遠遠望去猶如一片白色的森林,氣勢恢宏。2019年7月

查看大圖

密枝林位于海拔2750米的烏蒙山上,蘇撒坡彝族村就坐落就這片古樹林下。古樹林彝語稱為“密枝社”,意為密枝神殿。密枝林被彝人視作圣潔之地,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進行破壞,所有樹木的生長超然物外。2018年8月

春節前,部分在家的村民合影。村里的年輕人很多都在福建、廣東一帶打工,為節省開支幾年才會回家一次,村里很多時候只看得到老人和孩子。2016年12月

迷霧中的密枝林。2019年9月

幫家里放羊的小學生。蘇撒坡海拔高、氣候干冷,適合養殖綿羊。2016年4月

村民耕作之外,參與風場的排水溝、道路等附屬工程施工,每天大約有200元的工錢?!?016年3月

村民李國林穿著防護服從樹上將馬蜂蜂巢取回家。他白天一邊放羊一邊用望遠鏡跟蹤馬蜂,找到它們的蜂巢后便等到半夜將樹枝連同蜂巢一同取回。2021年8月

村民家里的騾子和幾只小羊羔。2022年1月

第一天上崗(拉車)的小騾子。村里的道路都進行了水泥硬化,一到雨季馬和騾子走在上面經常打滑很是不習慣。2021年7月

2月的密枝林被白雪覆蓋,一對剛訂婚的年輕人在古樹下的空場處跳舞。2022年2月

村里的“禮啦隊”,村里祭祀、各家的紅白事都要請他們。本村的請他們招待好煙酒即可,請他們到外村則要支付一定費用。2022年1月

山坡上的送葬隊伍。遇到老人過世,全村村民便會自發的著民族盛裝送到墳地。2022年1月

村邊斗牛。近年來附近鄉鎮和隔壁縣區都新建了大量的斗牛場,逢年過節便會組織斗牛,獲勝的牛主都會得到一筆不錯的獎金。2022年12月

路邊的籃球場。2015年2月

村民投票選舉本村村長。2021年2月

年輕的媽媽帶著孩子從地里回來。農忙時,孩子都是隨身帶到地里照顧。2018年7月

留守在家的妻子。丈夫在廣州玩具廠打工,之前是夫妻兩都在一個廠打工,有了孩子后妻子回到老家帶孩子。2020年7月

風車下的勞作。自2015年起,村子周邊便陸續聳立起一個個大風車,遠遠望去猶如一片白色的森林,氣勢恢宏。2019年7月

尋甸縣是我的家鄉,這里有一個小村子,叫做蘇撒坡,是尋甸比較大的一個白彝族村子。蘇撒坡村位于云南省東北部的烏蒙山上,村子地處高原丘陵地帶,海拔2750米,山高谷深,氣候干冷,土地零散、貧瘠,主要種植洋芋、苦蕎、油菜等農作物。在云南,像蘇撒坡這樣的村落大多建在山區和半山區,一直處于相對封閉的社會環境中。其自身文化傳統不為外界所擾,保存相對完整。也正因為如此,使得這些村落經濟社會發展十分緩慢。蘇撒坡村成了尋甸這個貧困縣的深度貧困村。

2008年5月,蘇撒坡村全村通自來水,村民在一片古樹林里舉行慶祝儀式,我被安排前去報道。那是我第一次踏入這片古樹林,全村人圍坐在“神樹”下,畢摩的古歌和參天的古樹,全村人虔誠的表情和升騰在林間的香火相互交織……當時的場景我到現在還記憶猶新,也就是從那時起,我便被這片神秘的古樹林所吸引,開始用手中的鏡頭記錄他們的點點滴滴。2019年,我對蘇撒坡村的拍攝獲得了國家藝術基金的資助,這個堅持了多年的項目才得以更加順利開展。一方面,獲得資助對選題是一種肯定和鼓勵,讓我堅定了方向、樹立了信心;另一方面,解決了棘手的資金難題,讓我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創作。

蘇撒坡村最大的改變是從2015年開始的。這一年,蘇撒坡村周圍陸續聳立起一個個巨大的風車,遠遠望去猶如白色的森林,氣勢恢宏。據了解,蘇撒坡村周邊這片白色的“森林”屬于蘇撒坡風電項目。項目建設中,部分附屬工程由當地村民承包施工,山地里每座塔站間都修了車路,村民便能開著車去地里干活,外地商販也直接把車開到地邊收購村民的洋芋,每到洋芋花盛開的時候,白色、紫色的花海中巨大的風機葉片緩慢轉動著,遠遠望去猶如一群婀娜多姿的白衣少女揮動長袖翩翩起舞,讓人不由目眩神迷。這樣的景觀也吸引了很多外地人前來打卡留念。

隨著這些大風車成規模地建成,先進的風機和原始的勞作構成了一幅幅強烈對比的畫面,就像這座封閉的彝族小村在城市化的浪潮中糾結和撕扯,并在艱難中逐漸走出貧困。2016年,蘇撒坡村有人口258戶1126人,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15戶414人,2017年,脫貧38戶142人,2018年,所有建檔立卡貧困戶已全部脫貧出列通過了國家驗收。我有幸見證了風電與脫貧這一特殊歷史,為這里的少數民族村落,也為后人留存下了這些影像檔案。

攝影并文:方云峰

少妇口爆吞精|迷情校园第三页|国产极品白嫩精品久久久|日韩精品无码一本二本三本色